力之压,驱人失心,人之压,迫人心燥。何谓人品国格,仁贤自然有格,自然顺之。而失其者,似如暴矣。大有自在性不屈者。没于平素,欺于恶行,不可静思,心自不畅,日食不进。何为?唯有平心静气,顾己而已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